伟大的中国工业革命

是什么东西,能够在一个穷国引爆工业革命,使经济腾飞?——亚当·斯密的《国富论》没有说清楚,新古典增长理论也没道明白,而今天占统治地位的制度经济学更是误读历史,因果颠倒。“进口替代战略”令人沮丧,“华盛顿共识”治国无方,”休克疗法”误人子弟,“茉莉花革命”更实病急乱投医,致国家病入膏肓。……但是自鸦片战争一百七十多年后异军突起的中国,正在以惊人的细节再次向世人展示着工业革命的秘密。 文一...

Continue Reading →

生命的未来

我坐在库亚巴河雨林边的红霞里。调整时差,敲打键盘,整理欣喜。 身边会结榴莲一样的香蕉果子的椰子树上,四五只半人来高的蓝金刚鹦鹉,左右巴砸着舌头,左摇右晃,用人世间最高贵最深刻地蓝色,调戏着树下呼吸渐渐沉静的人。远鸟,水波,让你相信大自然真的是一体,没有半点抛下人们的孤傲。暖暖的拥抱。如果说近30个小时的飞行意味着收获的必然,眼界和情感的共振与充沛应该在文字的滴答中留下痕迹。 今天我读 E ...

Continue Reading →

创新的秘密花园

花园终得闲,阅毕阳老两月多前推荐的四本书,联想Ron Boschma的一篇经济地理经典论文,甚有启发,小记心得。 蹑脚的人们踩着夜曲,一再寻访创新的秘密花园,试图一览创新诀窍。无数人,在同样绮丽的黑夜中合着曲子,朝想象中的花园方向,踩过无数的路。花园的访客,只能被邀请,不能不请自来;它厌恶主动,蔑视俗气的努力和殷勤。寻访时常发生在夜里,大概最放肆的想象和推理,只有被温柔的月光和梦境一起推搡着...

Continue Reading →

君之如是,何以至之?我们谈性格与亲密关系的维系

亲密关系如何建立,又如何维系?关键在于吸引力。 吸引力的基础是与他人发生有奖赏意义的经历。即,她的出现,对于我有奖赏意义。奖赏可以是她给我赞许和关注,也可以是因为她聪明美丽让我赏心悦目,也许是她能给我带来物质利益的金钱和地位。但其实,吸引力远比这复杂得多,它取决于自己的需要,偏好,愿望以及所处的情景。最佳的爱情,不是最奢侈的商品,越贵越好;也不是最便宜的竞价,充满成本收益的算计;而是男女主人...

Continue Reading →

当说性格不合而分手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分手”。一串清脆音符在钢琴右侧潺潺流出。没有和弦,没有配器,只是一个没有血色的白手背,左右悬在那里,局促不安,在键面轻轻扣起,轻轻扣起。或许在傍晚5点47分的芦苇湖边,看向远边,近的滩涂暮气泛蓝,中间沙洲一片蝴蝶绿,远处半枚夕阳,碎了缝的鸡蛋,漏在湖面一片胶着酱黄。 “分手”,两个字。英文中的Break up,总是多少听得出些深思熟虑而后的快刀乱麻;韩语里,헤여지,第一个元音,尴尬寒暄之后...

Continue Reading →

灵性,失范,狂信

对于普通人,放纵如少年人,溢满了17岁,虹膜堕散在粉色的皮与臀,奢侈;而对“他”们来说(盖亚人称都市传说里,那些未曾谋面的同类是“他”),放纵却如孤身一人雷雨荒原,百年阴宅里再关灯,是危险。 欧洲的他,是个诗人。打自省出他的能力以后,他开始和树们形态共振。像蜜恋中无耻相爱着的男或女,从此疯狂的爱上森林。 七点四十,迎着晨曦的鸟叫,他把车停在河谷的右边,披着一件过于宽松的起毛格子呢绒大衣,换...

Continue Reading →

东南一夜黑

东南亚的漆黑田埂边,当下首丘顾不上善后,更来不及看清楚稻田里下黑手的到底是谁,只感到汗毛像是要从衣服里扎出来,下意识地就是一脚甩开稻田里伸出来的钩子,他攥紧流血的拳头,奔着命,沿着马路就往小旅店跑。路上像是铺了黑绒毯,看不得一点光,可他从黑暗中头也不回地径直跑进了另一个黑暗里。像是闻着了回家的气味。此刻,有她在的小旅店就是家啊。 一边狂跑,另一边他满脑子转了发条开始过电影般回放七爷走之前的...

Continue Reading →

© 2017 Human & Universe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访客数人次 本站总访问量
Theme by hie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