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看你就是个下流社会的人”

十年前日本人的下流社会。 下流社会近日看了一系列关于日本社会消费相关书。其中有一本特别有意思,有的内容看得我大腿拍青了三截。书中提出一个概念叫:下流社会。作者认为日本的社会大分层现在可以描述为上流、中层、下流三个类型。什么样的人处于下流? 下流阶层缺少的究竟是什么呢?那便是缺少一种活的意欲。简言之,从“中流”中离脱出来的人,或者从“中流”跌至更低水平的人,统统归为下流阶层。欲望低下、能力...

Continue Reading →

我的职业是小说家——对谈村上春树

我主动存储在记忆里的,是某个事实(某位人物、某种现象)中兴味盎然的细节。因为要巨细无遗、原模原看样地记下来十分困难(不如说,就算当时记下来了,不久也会忘下掉),所以我留心提取出几个单独的细节,用便于回想起来的形式留存在脑袋里。这就是我说的“最低限度的工序”。那是怎样的细节呢?是会让人“咦?”地生出兴趣的细节。 见面最终,村上春树和我约在瑞士见面,一个距瓦莱州 Trient 冰川 5 分钟车...

Continue Reading →

月下的灌木与刺刀

月光打蜡的灌木下
女孩白白的脚丫
独自走着

姑娘的长发绑成一根辫子
风吹过抿嘴微笑的心事
仰头望着海峡那岸

“等待着你,
等待着你紧紧抱着我
告诉你的未来属于我,
除了我,别无所求。”

白白孤寂的脚印
令人窒息的寂静
海风拂过喉结,放松,然后力尽
跳跃,浅浅地溅水声

“等待着你,
等待着你慢慢靠近我
陪着我长长的夜到尽头,
别让我独自守候……”

破碎凹凸,鲜血四溅的沙滩上
密集的人群攒动
地狱、雷鸣、火光和猛撞

那个未经考验的战士
成了浑身是血的英雄
扒开铁丝网
一个方向
冲向拥挤的船只

爬过的地方充满了伤痕
磕磕绊绊到处是弹坑
刺刀掉下,没有声音

一个方向
冲向孤零零的船只
心里有白纱、有长发、有柔软
有爱自己的女人
在家

反光的月亮

夕阳伸手扯过一片黑色的帷幕,
盖在这座城市的天际线上。
月亮,
凹凸有致,聚光灯粗鲁地,
亮晃晃地,撞在她的侧颜。

地球后面,
太阳,微胖。
他猫在墙角,
睁大着眼睛撑大了嘴,望着白得扎眼的月亮。

一场偷窥,
开始了。

“真漂亮……
偷走我心的人。”
他慢慢地扬起头,沉吟歌唱。
这声音,30岁的那种温暖,金灿灿的嘹亮。
“只要有一次你和我搭话,
我在夜空中也可以飞翔。”

“真漂亮……
我只能悄悄望着的人”
他缓缓地放下手,
肩膀像泪珠一样耷拉着
“只要有一次冲我微笑,
我走起路来,能像油田的抽水机一样吭哧响亮!”

“真漂亮……
我想牵着的人!”
他拳头挥舞起来
“只要你和我一起跳舞,
在大腿的交叉处,我能挖掘到钻石和金矿!”

但是,
你心里已经驻着一位常客。
他用甜得呕心的词棒击我,
他用看你的眼睛伤害我,
他用我的嫉妒心,杀死我。

“真漂亮,你这会反光的月亮”

歌:참 예뻐요(真漂亮) | 洪光浩

灭了吧,风在唱

在满是山毛榉叶子的寂静斜坡上
山顶上没有火,天快黑了
我们牵着手
蛙声已经响起
让我们把烟灭了吧,宝贝?
听,风在唱:

I know, I know
It’s inappropriate for you
But,
I like you so…

在黄色的树林里,在大雨中
月缺的云层里,银水倾泻下来
我们前后拥抱着
睡莲已经低头
让我们把烟灭了吧,乖乖
听,风在唱:

I know, I know
It’s inappropriate for you
But,
I love you so…

像那晚柏树的呼吸
像那夜海在卵石上的人声
像你说”幸福”的声音

烟灰已经散尽
让我们把思念灭了吧,相识的人
听,风在唱:

I know, I know
It’s inappropriate for you
But, still
I miss you so…

诗:Epiphany, 1937 | BY GEORGE SEFERIS
曲:The wind sings | Goldmund

关注当下……咱们鸡汤有力量!

在每一个游离、痛苦的瞬间,开始体验当下吧!像珊瑚虫一样,去汲取空气里的气味分子,用手抚摸身边的质地,去感受,去记录,去创作,去行动,去开始。让姹紫嫣红的绚烂在我们身边一秒一秒地凝结。 一个好朋友最近很痛苦。因为爱情。我分享了一本书,在一段破碎的旅途记忆:我当时坐在一列开往远方的列车上(异国,他乡),看完了这本书。上车前,这次旅行的基调是烦闷。 为什么你不快乐?书中一下击中我的,是对为什么人...

Continue Reading →

2018 年最后一把洛阳铲

已经很多年没有在父母身边过元旦,这次回来有一种过年的感觉。不知道是今年元旦的意味更浓,还是往年的过年味道太淡。 洛阳铲·第一下已经很多年没有在父母身边过元旦,这次回来有一种过年的感觉。不知道是今年元旦的意味更浓,还是往年的过年味道太淡。 我们好像特别喜欢用某些特别的数字,精简一段过往的年份。“那几年”指的一定是 “3年”或者“4年”,“那些年”指的大概是“5年”或者“10年”。尤其是1-2...

Continue Reading →

© 2019 胡骁寰个人主页 Human & Universe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访客数人次 本站总访问量
Theme by hiero